发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隆化警方侦破一起伤害致死案纪实

发布时间:2020-11-22 11:29:47 阅读: 来源:发钗厂家

图为犯罪嫌疑人指认案发现场。   □ 文/图 王新伊

案发

交通事故? 刑事案件?

4月2日20时许,隆化县交警大队接到群众报警:西河口大桥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交警立即赶赴现场,发现茅荆坝乡西河口大桥中间南侧,一名躺倒在地的男子已经死亡,死者面部损伤严重,现场没有明显打斗痕迹,死者身旁的摩托车无损伤。

经过初步勘查,交警发现现场周围均有大量血迹。由于夜晚光线不足,民警无法对这些血迹做更具体的判断,便封锁了现场,待天亮后再仔细勘查,同时将此警情向县公安局领导汇报。

隆化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指挥部办公室设在就近的七家中心派出所。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郝岩,公安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林广文担任正、副组长,负责全面指挥。交警大队大队长王坤、七家中心派出所所长董仕瑞调度本部门警力会同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庄建民、法医中队中队长王斌、技术中队中队长杜仕春、刑警王岩等刑事侦查、技术人员共30余人到现场,连夜开展工作。

调查

收集线索 去伪存真

公安民警兵分两路,第一组负责现场及周围勘查、尸体查验;第二组负责摸排走访附近商户、住户,查看民用监控。一张大网迅速以现场为中心向外围拉开。

受害人的身份很快确认——高强,44岁,隆化县茅荆坝乡某村人。

4月3日凌晨1时,民警通过查看民用监控,发现一可疑车辆于2日19时51分从西河口大桥西面桥头驶上大桥,1分30秒之后又调头返回。紧接着驶上西河口大桥的车辆就发现了高强遇害,并报了警。但监控只能拍摄到西面桥头处,并且夜拍非常模糊,勉强判断车辆可能是面包车,完全看不清车身颜色和车牌。

疑点

神秘网友 “唯独爱你”

凌晨3时,指挥部旁边的办公室。高强妻子在民警的劝慰下,情绪稍有缓和。她输入密码为高强的手机解了锁。高强微信聊天的页面进入民警视线:

天空有你(高强):你怎么出来?

唯独爱你:我就说给三舅送汽油

唯独爱你:过河口桥上吧

唯独爱你:我8点到

天空有你(高强):好的

最后一条信息发送的时间为19时48分,而路过群众发现高强遇害的时间是19时53分。如此看来,“唯独爱你”有重大嫌疑!(他)她是谁?和19时51分出现的神秘车辆有无关联?三舅又是谁?

突破

关键人物 进入视线

凌晨5时30分,刑警大队大队长刘国飞带着副大队长陈辉、刘建新匆匆赶到现场,天亮后组织技术人员、法医再次对现场仔细勘查。因光线充足,他们迅速确定了西河口大桥即为第一现场,高强死亡原因为“创伤性休克致死”,排除了交通事故的可能。

经过大量工作,民警得知“唯独爱你”可能是七家镇某村村民丁铁军的家庭成员。丁铁军和老伴六十多岁,大儿子丁磊、大儿媳徐小芳就在本地居住。丁铁军、丁磊、徐小芳平时都用微信,丁家还有一辆与嫌疑车辆十分相似的面包车,这让丁铁军一家的疑点迅速上升。

14时,林广文前线指挥,民警们分组行动,顺利控制了丁磊和丁铁军。在接触徐小芳和丁磊母亲的过程中,民警还有了意外收获:受害人高强是徐小芳的亲舅舅。这一点让民警心念一动:“唯独爱你”所提到的三舅就是受害人高强。

民警对丁家两处住址和家用面包车搜查,却没发现任何可疑线索。

审讯

心理较量 跌宕起伏

对徐小芳的询问,民警先从她的夫妻关系、家庭关系、与高强的关系入手,但没有发现徐小芳有任何可疑之处。在被问到4月2日晚都做了什么时,徐小芳说,丁磊和她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茅荆坝乡千松甸村推销保险,中间拉上了亲戚任利伟,走到过河口大桥时看见有人躺在地上,状况不明,怕被讹上,就掉头回来,打算去别的村。之后把任利伟送回,她们一家四口就回家了。一早上从母亲口中得知,大桥上躺着的人是三舅,并且已经过世。

徐小芳的叙述与丁磊所说的完全一样,而且也和民警查到的面包车行动轨迹吻合。可是,可疑车辆、可疑微信号都指向一家,这绝非巧合!

19时左右,刘国飞和刘建新等民警再次去了丁磊家,找丁磊9岁的女儿了解情况。

在丁铁军在场的情况下,民警询问了小女孩。她说,昨晚她们一家去接一个叔叔,爸爸在桥上和一个人打架了。回到家里,弟弟睡着之后,爸爸妈妈又出去了一趟……

童言无忌,就连一旁的丁铁军都听得叹了气,对儿子、儿媳产生了怀疑。庄建民立即带回了任利伟。21时,民警对三人正式开始讯问。

起初,任利伟的说法与丁磊、徐小芳并无二致。但在民警的心理攻势下,他终于陈述了事实。

4月2日晚上,他接到丁磊的电话,让他去帮忙办事。上车之后,丁磊说:“有人欠我钱不还,我去教训教训他,如果他跑,你就帮我拦着”。到了过河口大桥,看到一个人站在桥上,丁磊停车、熄火、关灯,问徐小芳是否为此人,徐说是,丁磊就拿着棍子快速跑过去,把那人打倒在地,又连续打了十多下。起初任利伟也下车了,后来看到丁磊打人就没敢过去,又上了车。丁磊打完之后回到车里,开车调头走了。

民警继续对丁磊、徐小芳进行审讯。但是任何追询和质问都无法触动二人。一直到4月4日7时多,二人还是不吐实情。

4日上午,林广文决定让女刑警张金岚单独和徐小芳聊聊。张金岚以女性视角劝说徐小芳,徐小芳讲述了自己少年时期的经历之后,经过再三思虑,供述了丁磊殴打高强致死的事实,对作案经过的叙述与任利伟的描述相符。

同时,经过林广文三个小时的讯问,丁磊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但在签字时,他又反悔翻供。警方决定暂缓审讯节奏,将二人分别送去了看守所。

4月5日下午,民警在看守所提审丁磊,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陈辉再次和丁磊谈话,终于打开了他的心扉。丁磊就自己翻供的行为向公安机关和民警道歉,并如实供述了犯罪始末。

真相

十二年后 血腥报复

为什么外甥女婿要对亲舅舅下此狠手?据说,徐小芳不到2岁的时候,就被父母送到姑姑家抚养。17岁时,一次回到亲生父母家,遇到了舅舅高强,随后连续多次受到他的骚扰。年少胆小的女孩不敢声张,心怀不轨的舅舅得寸进尺。不久后,高强提出带徐小芳去北京打工,得到她家人的同意。在打工的一个月期间,高强又多次想和徐小芳发生性关系,被徐小芳强烈拒绝才未能得手。

成年后的徐小芳嫁为人妇,断了和高强的联系。2016年,高强从徐小芳母亲那里再次得到她的联系方式,并不断用微信骚扰她。今年3月的一天,高强给徐小芳发的信息被丁磊看到。丁磊质问徐小芳,徐小芳向丁磊倾诉了十几年来压在心头的委屈。丁磊半信半疑,冒充徐小芳,通过微信与高强聊天,直至确认徐小芳所说。

之后,对高强怀恨在心的丁磊一直想着要报复他,就以徐小芳的口吻想方设法约他出来。4月1日,高强微信回复说第二天能出来与“徐小芳”见面,丁磊便准备好两根木棍,决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恬不知耻的舅舅。

4月2日19时多,“徐小芳”与高强在微信上约好于西河口大桥见面,但丁磊没有见过高强,他只能骗徐小芳一起来,路上才告诉她已经约好高强的实情。之后,丁磊下手过重造成了高强死亡。当晚回家后,丁磊烧毁了作案工具、血衣、鞋子,处理了滴、蹭在车上的血迹,并于当晚、第二天上午,两次找到任利伟,叮嘱其保密……

(除民警外,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普拉达杀手包

lv t恤

lvt恤

armani exchange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