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位北京青年寻梦三江源之一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0:11 阅读: 来源:发钗厂家

左二为本文作者大志

一位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年轻人在自己出生30年之后站在了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这是一场怎样的意外,一位怀抱着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度过漫漫青春期的年轻人如何开始他真正的旅程?

听大志讲述他的科考故事,读到他经历的一切,总能感同身受一般,在一阵触电般的感动过后,体味到一股生活的热度,我们真该坚信我们坚信的,一直这么走下去,不管不顾。

在此,我将大志的故事推荐给大家,希望半月谈网的读者能够喜欢。

主要人物简介:

杨勇

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中国治理荒漠化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独立探险科考者

王方辰

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生态人类学研究室主任

序言:逆途——王瓜子的科考日记

文/大志

生命犹如茫茫荒野,

碎石,灰尘和漫无边际。

有的人匆匆走过,

有的人细细寻觅。

——篡改自曼纽尔·马查多《安达卢西亚之歌》

我早知道这将是一段逆向而行的道路,背离了这个社会的所有价值观和取向。但我不是孤独的,虽然走入荒野很孤独。有这让一群人,现在我也站在他们之中。我们在这条康庄大道上逆行走来,却真正的走入了人性的正轨。无论我如何谩骂与诅咒,所发生在荒野中的故事都真实的让我觉知到自己从此刻起,真的活在了世上。

我将手伸向天际,好像云彩就在我指尖划过。此时我站在冈底斯山主峰冷布岗日遍布碎石的台地上,身上沾满了泥巴。用那截从手套破洞中探出的手指在天空中比划着,好像眼前的这座冈底斯之门真的通向伊甸园,就这么比划几下也许能撬开它,从此逃离这个对立的世界。

走进荒野半年有余,身边伴随的陌生人逐渐成为共同经历生死的人。我们每个人的高尚、卑劣都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高原炽烈的阳光下,暴露在伴随在身边每天为生存奋斗的朋友面前,从来没有这样过,就像赤身裸体的活着。

扬帆和李之在掉了斗的皮卡前转来转去,从山谷中吹来的风象镰刀一样割过营地。天依然蔚蓝,西边的太阳还在,东边的月亮已经冒了头。帐篷里那个快散架的煤气灶上炖着一锅萝卜猪蹄。高压锅的减压阀发出刺耳的嗤嗤声。我已经将所有能穿在身上的衣服都穿上了,风依然从每一个可能的缝隙中往身体里灌。手套上的破洞越来越大,手指已经开始僵直。于是我继续我的职责,在这布满碎石的荒凉土坡上守望着杨勇回来的踪影。

他下午4点的时候决定脱离公路,要不是爆胎,此刻我们会和杨勇一起走在攀登冷布岗日冰川上海最好的牛皮癣医院的路上。我很焦急,期望他和张小川的车子赶紧出现在视野里。因为我挂念他们,或者说我饥饿难耐,挂念着锅里的那些萝卜和猪蹄。沾满油污的大帐篷中飘出的香味让我有铲平一切山峦的冲动。

没什么事情比能逃脱更有吸引力,杨勇问我怕死吗,我说不怕。他只问了我这一句话,然后就开始给我分配工作。一瞬间我意识到,我这一逃便逃到了天际,于是我开心的笑了。也就是我在北京与杨勇见面的一个月之后,我终于从那间塞满是非的办公室里跑到了成都杨勇那间有露台的书房,从门里到门外堆满了各种“破烂儿”,那个我惧怕的遥远起点,瞬间到了脚下。至少他儿子扬帆说这些在高原上救过我们性命的东西是破烂儿,我很认真的点着头说“一堆破烂”。出发前的准备是忙碌的,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入手。扬帆和学地质的志愿者陈灏像蚂蚁一样穿梭在楼道间,将不知所用的各种破烂儿搬来搬去。这里面我一个人都不熟识,包括杨勇。唯一我认为我能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躲在角落,尽量不给别人添乱。就在当晚,我在上路之前的第一顿饭,在堆满油桶和被服的阳台上,铺开的几张报纸间放着一锅萝卜炖猪蹄。

天快黑了,他们还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扬帆蹲在帐篷中用炉灶烤辣椒,李之不断的在帐篷的门边进进出出,像一头茫然不知所措的宠物。我站在山坡上,依然面对着大山,风好冷,我开始胡思乱想,想到了出发的日子。想到了那些没法伴我走完全程的人,那些平静之后才能意识到的危险与命悬一线,还有走过的寸草不生的征途。

从成都启程

6月27日 雨

顶着川中细雨,我跟在汪涵的身后,走进成都新希望路杨勇的书房。胡子拉碴的杨勇淡定的坐在办公桌后面,眼皮也没抬一下,只是朝我挥了挥手,以示招呼。我站在门边,处在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说话尴尬,不说话也尴尬。汪涵这个娇小的四川女人,轻声细语的对着我说着四川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只是傻呆呆,湿淋淋的站在当中不知所措。

在城市里生活久了,应该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有这样大的勇气选择离开,我厌倦了你来我往,人情世故与我的无知。高原是什么?我不能说清楚来龙去脉。长漂是什么?我知道长江,江上有很多船,都在漂。他们是谁?他们是这花花绿绿世界中永不可驯服的的一群少数派。

此时我眼前正有一些其貌不扬的人在门外的走廊上不停的忙碌着,汪涵把我拉到阳台上,踏过满地的装备,我丢下自己的背囊,坐在角落中的一张小椅子上。好奇的看着每一个散落在地装备……14个油桶,三个塑料空桶,几个塑料框子里面放满了锅碗瓢盆和油盐酱醋,长条桌下有一条摊开的破旧皮艇,据说是杨勇漂流某条江河时曾使用过的古董,桌子上散落着相机、笔记本电脑和各种大比例尺地图,三三两两散落在地的睡袋与防潮垫占去了剩余的空间。水龙头上挂满了脏兮兮的抹布,她看我已经坐下,便开始在水池边清洗。

直到此刻,我依然只是漫无目地的扫视着眼前的一切。

不时有一些人走进这间书房,与杨勇攀谈着什么,一波接一波,似乎在太阳落山前永远没有止境;露台上体壮如牛的陈灏和沉默寡言的杨帆,将一堆堆的东西抱进抱出;面带慈祥,热情解答每一个人问题的王方辰,我总认为他的年龄最多不会超过五十岁,他谈话时嗓音很低,严肃的盯着你的眼睛,说话时拖音很长,不论什么问题都能激起他的热情;永远板着脸的李大师伸着他粗壮的手指,拿着一个行李架从我面前走过去,嘴里哼哼着帕瓦罗蒂的歌剧桥段……杨勇从屋子里踱步出来“大志,你去帮着安车架吧”。我像得到了赦免的囚徒一样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停止这那种无目地的观望,我终于迎来了第一份切实的工作,这证明我开始融入这个陌生的群体,为此我兴奋不已。

装完车架又去和陈灏拉补给品,这是个忙碌的下午。在去拉补给品的路上他对长沙哪里治白癜风好我说:“如果理想和钱包必须有一个瘪下去,那我希望瘪下去的那个是钱包。我是曾经被生活所迫,不得不放弃理想的人,如今我想通了,所以再次背上行囊,踏上奔赴理想的道路。这个决定让我找到了方向。”然后带着满足的笑容看着前方。我吃惊的看着他,这像是莎士比亚戏剧里的一段对白,但我爱这句话,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我的钱包从来没鼓过。

嘉峪关西装定做

吴江设计西装

安阳职业装定制

相关阅读